新聞資訊

Corprate News

當前位置:首頁>新聞資訊 > 國家政策
郵政普通包裹寄遞資費體系結構調整完善
發布:中國發展網   時間:2017-04-18   瀏覽:1266

2017年是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深化之年,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本質是經濟結構調整,特別是推動產業結構轉型升級,提高供給服務的質量和效益,滿足經濟社會發展和消費結構升級的需要。黨的十八大提出,到2020年要總體實現基本公共服務均等化。《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第十三個五年規劃綱要》也提出,要增強政府職責,創新公共服務提供方式。黨中央、國務院的一系列決策部署,清晰表明了我國公共服務的發展方向是:拓展范圍領域,增加項目內容,提高服務質量,擴大受眾群體.

近年來,我國郵政服務步入轉型升級、提質增效的新階段。國家郵政局提出,要強化創新驅動,提升供給適應性和有效性。中國郵政集團公司也提出,要加快改革創新,建成世界一流郵政企業。闡明了郵政服務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切入點和目標方向。此次推行的郵政普通包裹寄遞資費體系結構調整完善,適應了當前郵政普遍服務形勢和需要,是一場百姓期望、百姓受益的“供給側”改革盛筵。

(一)郵政普遍服務的普惠性和公益性得以體現

政府職能的發揮對郵政業發展影響深遠,它直接決定了郵政業各市場主體市場準入的條件,決定了郵政市場服務的主要結構和競爭程度。在此次郵政普通包裹寄遞資費體系結構調整完善的過程中,政府職能部門秉承“改革創新”的態度,以“落實普遍服務義務、保障群眾基本用郵需求不受影響”為基本前提,堅持“穩定水平、簡化結構、增強彈性、優化服務”的改革原則,牢牢抓住“保持資費總水平基本穩定”這條底線,依據郵政普通包裹的歷史發展和用戶現狀,在確保郵政普遍服務質量提升的同時,對郵政普通包裹資費體系結構做了調整優化,保持資費總水平基本穩定、社會總體負擔不增加,做到了郵政普通包裹寄遞服務“提質不提價”。

經過大量調研、社會公示、反復論證和細致測算,方案在全面分析全國各地區郵政普遍服務地域和發展情況的基礎上,做到了“各方接受、多方共贏”.首先,在普遍服務任務較重的西部地區,由于各城市間距普遍較大,隨著交通運輸網絡逐步完善,改革采取對郵運線路“裁彎取直”后計算費用,調整后的郵政普通包裹郵資以降為主,西部用戶因此直接受益,普遍服務的保基本和均等化更加凸顯。其次,東中部地區城市較為密集,經濟普遍較為活躍,原有郵政包裹計費區劃分偏細偏小,市場競爭激烈普遍服務份額有限,調整后改按省會城市間距離計費,部分城市間包裹寄遞郵資有所上漲,用戶可自由選取不同寄遞方式滿足用郵需求,繁榮寄遞市場。再次,郵政企業在實施本次保持資費總水平基本穩定的結構性調整中,同步實施了縮短包裹傳遞時限、變投遞包裹單為投遞包裹實物的重大改革,所有普通包裹用戶都將在本次郵政普通包裹寄遞資費體系結構調整完善中受益。

(二)“人民郵政為人民”的本質特征和根本宗旨得以體現

百年郵政寄情民生,傳郵千里服務萬家。郵政普通包裹寄遞資費體系結構調整完善符合我國寄遞市場和交通運輸體系的發展現狀,企業展示的是優質優價服務,老百姓獲得的是對服務的知曉權、選擇權和獲得權。

資費體系由繁入簡。原有計費體系對單件重量不超過10公斤的包裹(計泡包裹等競爭性包裹除外)寄遞資費實行政府定價。定價依據的是上世紀50年代行政區劃和交通條件,按較大地市(縣)劃分為216個計費區,根據地市(縣)間不同郵運距離形成了86檔資費,計費區設置過小過多,資費計算復雜,每個收寄點每次資費收取都需查詢一本厚厚的工具書,顧客只能被動在包裹稱重后被告知支付由電腦計算的價格。簡化調整后的計費體系根據省級行政區劃設置31個計費區,按照省內面積、省會城市間的距離設定6檔資費,大大簡化了計費區和資費檔,更符合生產作業實際,資費體系結構更加簡單透明,企業可靈活采取上墻公開、手機查詢等更為直接方式接受用戶查詢和監督,有利于用戶理解、掌握和選擇適合自身需求特點的服務主體。

“投遞包裹單”改為“投遞包裹實物”。這次國家出臺的政策,要求郵政企業嚴格執行《郵政普遍服務》標準,合理設置營業網點,落實寄遞時限要求,特別是要推行包裹實物投遞,實現縣級以上城區單件10公斤以內普通包裹實行按址實物投遞,鄉鎮人民政府所在地單件重量5公斤以內普通包裹原則上實行按址實物投遞,行政村單件重量5公斤以內普通包裹原則上實行投遞到村郵站、村委會等郵件接收點。這就意味著,用戶收到的普通包裹將不再是投遞包裹單,投遞員將與收件人通過電話聯系,約好上門投遞的時間或由智能信包箱等現代手段實現投遞。改革方案中廣受好評的是,過去廣受詬病的用戶拿到包裹領取通知單后,再到郵局取包裹這樣的麻煩事也將成為歷史。

優化計費方式。近20年來,隨著營業網點數量增加、覆蓋范圍不斷擴大,郵政業務固定成本在運營總成本中所占比重逐步增大。通過收取掛號費等方式彌補了部分固定成本,但仍與企業實際成本構成存在較大差距,未能充分反映網點建設、運行等固定成本變化。郵政普通包裹寄遞資費體系結構調整完善方案提出,參照社會寄遞企業通行做法,將現行遞重等額累進、另加掛號費的計費方式改為區分首重續重計費,首重和續重計費單位重量均為 1000 克,不再另收掛號費。

時間效率進一步提升。另據新頒布的《郵政普遍服務》標準顯示,郵政包裹速度也將全面加快。省際地級以上城市間、省際其他地區之間的信件送達時間由原來的9天和15天,縮短到7天和8天,分別比原標準提高了22.2%和46.7%,包裹和印刷品的送達時間則由原來的15天和20天,縮短到8天和9天,分別比原標準提高了46.7%和55.5%。除了寄遞提速外,郵政企業受理用戶投訴、辦理查詢、丟失賠償等方面的時限也將大大縮短,用戶投訴答復結果時限由原標準規定的30個工作日縮減為15個工作日。

(三)促進郵政企業主動參與市場競爭得以體現

靈活定價是企業參與市場競爭的重要條件之一。隨著郵政政企分開,郵政企業已成為自主經營的市場主體,但普通包裹資費仍實行政府定價,資費標準缺乏彈性,無法形成靈敏有效的價格信號,難以適應市場形勢的發展變化,不利于郵政企業主動開展業務營銷,參與市場競爭。為適應國企改革和寄遞市場形勢變化,更好發揮市場在資源配置中的決定性作用,改革方案將郵政普通包裹資費由政府定價改為實行政府指導價、上限管理,允許郵政企業在不超過國家規定資費標準的范圍內,自主確定具體資費水平。

郵政普通包裹寄遞資費體系結構調整完善賦予了郵政企業運用價格手段的權利,有利于郵政企業主動順應市場形勢變化,積極跟上市場的節奏,找準自身優勢,改善經營管理,優化供給結構,進一步提高服務能力和效率。客觀上也有利于在寄遞行業發揮市場機制作用,降低社會物流成本,加快市場化進程,促進寄遞市場持續健康發展。當然,面對此領域多家民營快遞公司的近乎白熱化的市場競爭,郵政企業能否在此次改革中發展壯大,關鍵要看企業的服務質量和水平,相信郵政服務供給側改革的最終得益的一定是廣大百姓。


湖北11选5走势